• <listing id="ofqgy"></listing>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 訪談

    濃墨重彩 謳歌生活 ——訪著名畫家周彥生先生

    發表時間:2016-09-23??來源:大河美術 字體: [大] [中] [小]   [關閉]

    周彥生   1942 年生于河南省。 1982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系研究生班,獲碩士學位。廣州美術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美協會員,中國當代工筆畫學會常務理事,廣東美協理事,廣東畫院特聘畫家,2002年被評為廣東省當代中國畫名家。

    藝術上,崇尚趙佶、任伯年和于非闇,一直尋求探索清雋、明麗、品位高雅而氣勢宏偉的藝術風格。數十年如一日潛心研究傳統工筆花鳥畫,同時借鑒外來藝術,并在深入生活的基礎上進行大量的創作。其作品曾入選第五至第九屆全國美展等專業大展;作品曾應邀參加法、英、日、美、韓國、新加坡以及港、臺和澳門地區的美展。

    《嶺南春雪》1997年

    位于京港澳高速漯河南站西兩公里的梨園周村,坐落著一座盛唐氣息濃郁的仿古院落,影壁軒昂,青瓦白墻,小橋流水,碧草青青。它的主人,就是當代工筆花鳥畫代表人物、著名畫家周彥生。
          在奠定了初步的美術基礎后,37歲的河南后生周彥生負笈求學于廣州美術學院,自此開始了工筆花鳥畫的探索創新之路。如今,耕耘南國畫壇近50載、已成為嶺南畫派代表人物的周彥生葉落歸根,籌措資金特意在老家營造了這個院落——“周彥生藝術研究院”。8月18日,在參觀了研究院后,謙和儒雅的周彥生告訴我們,“學畫畫確實不容易,幾十年間,我積累了一些實踐經驗。這個研究院10月份就可以招生了,我就想通過自己的綿薄之力,培養一批后生力量,回報家鄉,這是我建這個院子的初衷?!?br /> 求學數十載  鍥而不舍
          大河美術:都說高樓起的再高,還需根基穩固。周老師您在工筆重彩畫方面頗有造詣,這是大家所公認的。您在藝術道路上之所以能走得如此穩健,如此長遠,想必與您以前的求學經歷密不可分。在求學期間,有沒有哪位或者哪幾位老師對您的影響比較大?
          周彥生:說起我的求學之旅,也算是一波三折,這就需從頭講起。在距離研究院北圍墻不到二百米的地方就是我的老家,我就出生在那里。我從小的愛好就是畫畫,除此沒有別的愛好。
          1959 年,17 歲的我中學畢業,考高中、考中?;蛘呖紟煼冻闪藬[在我面前的三條路。但是當時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想學美術,學畫畫。正在徘徊猶豫之時,突然接到了河南藝術??茖W校的招生簡章,經過素描、創作兩場測試,我如愿收到了入學通知書。在河南藝專,師從王威、丁中一兩位我畢生都會感激的恩師。其中,王老師教我素描,培養繪畫基本功。功。丁老師教我工筆人物,著重專業教學。其實不論是工筆人物還是工筆花鳥,創作技巧都是一樣的。在老師們的培育下,我在學校度過了三年時光。都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利用老師教的專業知識,再加上自己的摸索研究,自學了工筆花鳥畫。但到了1962年學院突然停辦,我的美術求學路也隨之中斷。
          1979年9月,我考上了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系花鳥畫科研究生,自1962年求學中斷已相距17年。這17年間,我做過各種工作,但是我從未放棄要學美術的信念。不管什么時候,我都會隨身攜帶一個速寫本,一有閑暇時間,我就會進行花鳥寫生,然后全國游學。求知心切的我,常常帶著自己的作品,直接“登門入室”地拜訪全國的名家,如俞致貞、孫其峰、鄧白等老師。對于我的突然造訪,各位老師并未拒絕,都非常和善地接待,并對我的畫給予指導。這也為后來考取研究生打下了堅實基礎。南下廣州是我藝術生涯的一個重要節點,在廣美期間,我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費在了圖書館,讀理論、翻畫冊、搞創作,全身心地投入學習與創作。

    《紫翠煙霞》2008年

    兼收南北意蘊 相得益彰

    大河美術:在中國工筆畫界,素有“北何南周”之稱,“北何”是指何家英先生,“南周”就是您。您如何看待這個評價?
          周彥生:首先對于“北何南周”這個稱謂,我聽到的時候已經比較晚了。之前電視臺等媒體在采訪的時候,就談到過這個問題。我想之所以會出現這個稱謂,可能是因為我跟何老師有一些相似的地方。首先我們倆都是畫工筆畫的,何老師是工筆人物畫,而我是工筆花鳥畫。其次,我們都是在高校任教。還有一點就是我們可能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都有所創新吧。而這個稱謂既是大家對我們的一種評價,同時也是一種肯定。
          大河美術:何家英先生曾經這樣評論過您,說您的創作更加強調本真的主客觀感受,雖鑒宋代花鳥之經典,但本質上仍是自我的靈魂。我們都知道,不論是花還是鳥,都是客觀存在的事物,您在宣紙上表現這些客觀形象的時候,是如何做到把主觀感受融入當中,達到主客觀相協調統一的呢?
          周彥生:在主客觀相統一這個問題上,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只有在喜歡某個東西,甚至到癡迷的程度,才能由表及里,不斷內化、不斷創新、不斷提高。比如要畫一串葡萄,你就照著葡萄的形狀、顏色、排列,然后照本宣科式地臨摹下來。其實這只是寫生不是藝術。我們常說藝術來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要學會變化,要夸張,要典型。比如可以把葡萄的顏色畫得鮮艷一點,可以再加一點點綴之物,加幾片翠綠的葉子,那么整個畫面就會變得豐富、靈動、活潑。清初畫家石濤曾說“搜盡奇峰打草稿”。這就告訴我們在藝術創作的時候,要多采素材,多觀事物,然后經過自己的理解,加工處理之后,重新去組合構圖,暈染顏色,這樣才能創出奇妙之作。在一幅比較成功的藝術作品中,百分之七十是客觀描繪,而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就是主觀感受的表達。
         大河美術:這就是“藝術來源于生活”,人們只有在生活中不斷地尋求美,才能嗅到花的姿態,鳥的神采。近代工筆畫“脫胎”于經典,但是又打破了古代文人花鳥畫折枝取景、雅逸空靈的審美取向,融入了現代審美元素,才能凝練為詩意的當代中國花鳥畫。您的作品是如何表現時代風貌的?
          周彥生:你說得很對。石濤還有一句名言叫“筆墨當隨時代”。我在廣美學習時,楊之光老師就曾問我為什么整個畫面要畫得密密麻麻,鋪天蓋地。我覺得這只是表現的藝術手法不同罷了。宋代的小品花鳥畫,往往就是折枝取景,只畫一朵梅花,或者一只燕雀。整個畫面雅意卻清冷。而如今我們發展到今天,一片祥和景象,四處熱鬧非凡,只有“花團錦簇”的畫面才能彰顯我們時代的氣息。繪畫要有所為 注重教化。
           大河美術:您在廣美畢業之后,就直接留校任教了??梢哉f您是一手抓教育,一手搞創作。那您覺得教育和創作有沒有什么相通之處?
          周彥生:我覺得兩者之間的相通之處就是都具有教化功能。只不過一個是顯性的,一個是隱性的。音樂家馬思聰的一句話對我啟發非常大,他說希望別人聽到他的音樂可以變得高尚。實際上,所有的藝術都是相通的,在探索的這些年里,我最本真的出發點,就是希望觀眾能從我的工筆花鳥畫中讀到時代的氣息、生活的韻律,而不僅僅是某種情緒或者單純為了炫技。

    周彥生先生為《大河美術》題詞

    大河美術:您下一步有什么創作計劃嗎?

    周彥生:從1964年我在洛陽市青少年俱樂部當臨時美工,到1979年考入廣美,離開洛陽,我在洛陽待了將近十五年??梢哉f,我把整個青春歲月都交付給了洛陽。在那里,有好友,有故知,也有我的親人。

    我一直有個心愿就是能搞一個以“牡丹”為題材的畫展。我在廣州待了三十余年,幾乎把廣州的花鳥題材都畫完了。而牡丹作為大眾喜聞樂見的一種植物,人們對其傾注了很多感情。我就想用工筆技法為各色牡丹做一幅“肖像圖”。聽聞我這個想法之后,洛陽牡丹協會的同仁們也非常支持,向我提供了大量材料與照片。我自己為了這個展覽也做了許多的案頭工作。目前據我所知,牡丹的種類多達1400多種,我就打算通過扇面、小品、卷軸等各種形式去表現它們。這是一個長期計劃,不是一年兩年就能成形的,我也在努力地準備著。


    博美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