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ofqgy"></listing>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 訪談

    揮丹青墨語“講”中國故事 ——專訪安徽省美協主席楊國新

    發表時間:2016-12-16??來源:大河美術 字體: [大] [中] [小]   [關閉]

    “忙碌”是楊國新先生帶給記者的第一印象。12 月4 日楊國新受《大河美術》之邀,出席“全國省市區美協主席作品邀請展”開幕式來到鄭州。次日上午,記者準時來到約定的采訪地點。還未叩門,就聽到楊國新先生通過電話討論工作的聲音。進入屋內,不待記者開口,楊國新先生就滿帶歉意地說:“真不好意思,您還得稍等片刻,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急需處理。我今天一早上就接了至少十幾通電話,沒有辦法,這也算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楊國新,渾身散發著文人的書卷氣,自信且從容。他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透著一種犀利、一種執著。在談到藝術話題時,他妙語連珠、滔滔不絕。他的熱情與幽默使我們的訪談在輕松自由的氛圍中展開了……

    立足油畫   中西融合

    《大河美術》:楊主席,您好。從資料中得知,您是學習油畫出身,而且又是以油畫成名的,那么是什么樣的契機使您走上了國畫這條藝術之路?

    楊國新:近年來,大家在社會上看到的多是我的中國畫。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時間問題。一般來說,油畫的創作周期是比較長的。在美協還沒換屆之前,我擔任的是安徽省美協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日常工作非常繁忙。很少有大塊的時間去安心搞創作。相對于油畫,中國畫創作可能更便捷些。但實際上,油畫還是我的主業。

    另一方面,雖然我們也經常強調“術業有專攻”,但是我認為作為一個中國的本土畫家,無論是主攻中國畫、油畫、版畫還是雕塑等都應對我國的傳統文化和祖輩的繪畫藝術有所了解和研究。在剛剛結束的第十次全國文代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的一句話讓我記憶猶新,強調中國不乏好的故事,就是看我們是否具有講好故事的能力。作為一個畫家,我們就是要不斷提高自己以水言墨語講述中國故事的本領?,F在是一個多元并存的時代,如何使我們的繪畫更具民族特色,更能體現我們的傳統文化精神,是一個畫家的歷史職責和時代擔當。

    ▲《夏夢》68cm×68cm

    《大河美術》:除去以上兩個原因,市場也是畫家永遠都繞不開的一個話題。目前在國內,國畫的市場認知度和接受度似乎要比油畫高,不知道您改習國畫是否有市場的因素在里面?

    楊國新:首先不能叫“改習”國畫。因為一直以來,油畫和國畫我都在堅持創作。只是這段時間可能比較側重國畫而已。其次對于市場,我們不能否認,但也不是我刻意追求的。但是現在確實有一部分畫家想要通過畫畫,獲得一定的收益。因為大家都是要生存的,尤其是畫家的生存成本比較高,而這些都必須通過市場來解決。在面對市場的考驗時,畫家應該以平和的心態從容處之,多用作品說話,市場自然也會投桃報李。

    話雖如此,但我始終認為,從事中國畫創作的畫家基本上都是出于對傳統藝術的熱愛和敬畏。因為中國畫它自身是極具藝術魅力的,從中我們總能發現一些新的元素,使人驚喜不已。它猶如一個藝術“黑洞”一般,一旦嘗試,就會讓人欲罷不能。

    堅定立場   孜孜以求

    《大河美術》:您經常強調“畫張好看的畫”是您的藝術立場。但是就一幅作品來說,“好看”的標準有很多,那么在您看來,什么樣的作品是好看的?您的判斷標準是什么?

    楊國新:對于繪畫的審美標準向來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本身是一個“挑剔”的完美主義者,所以我判斷一幅作品是否好看的標準就是看能否讓自己滿意。

    具體來說,首先是技法上的客觀要求,中國畫講究“筆精墨妙”,所以無論是畫面的結構、語言還是色彩都要運用準確。其次是立意,畫面要有深層次的能夠打動觀眾的東西蘊含其中,要能與觀眾產生精神上的對話與共鳴。再次我覺得一幅“好看”的作品還必須能夠完整地體現我的藝術思想和藝術追求。通過筆墨在宣紙上的揮灑,完美地傳達出我的個人情感。只有這三個層面都能達到我個人標準的作品,我才會把它們推向社會,跟大家見面。但我覺得自己最好看的作品永遠都是下一幅。因為可能每次我剛剛完成一幅作品時,自己還是比較滿意和高興的。但是過了一段時間總能發現一些瑕疵與不足,而自己也是在遺憾和修正中不斷前進的。

    ▲《禪心盡入空無極》136cm×68cm

    《大河美術》:一般國畫多是以水墨和水墨淡彩來表現它的厚重、清新和韻味。而您似乎對彩墨國畫情有獨鐘。這樣的設色選擇是否與您學習油畫的出身有關?

    楊國新:那一定是有關系的。我是學油畫出身的,在畫中國水墨畫時,我會有意識地把水墨和色彩融合在一起。在做這方面的嘗試時,我會或多或少地將西方的色彩、情感、觀念融入自己的作品中,在創作的過程中所用的顏色跟傳統的中國水墨會有一定的差異。但是我覺得在藝術的創作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努力表達出你對世界、對歷史的感受和把握,在實踐中始終牢牢把握以意象去組合世界圖景、在畫布上創造一個充滿自由想象的世界、讓意象符號充滿在平面空間之中。

    一心奉獻    甘為人梯

    《大河美術》:您本身是一個畫家,現在又成了掌舵一省美術的協會領導,您是如何在美協工作和自身藝術創作中找到平衡點的?

    楊國新:作為美協的一名工作人員,首先在其位就要謀其政,為全省的美術家提供服務。在服務大眾的過程中就不能強調自我,要考慮到整個美術隊伍的發展和建設。所謂的平衡點我認為把全省的美術工作做到位了,就達到了一種內心的自我平衡。日常工作已經占據了我大部分的時間,一天下來,整個人也是非常的疲憊和焦慮的。人所有的情緒都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發泄出口,而我的“出口”就是工作之余能夠盡情地在宣紙上揮灑潑墨。

    扶植培養新人也是美協的一項重大使命,青年美術家是美術隊伍中一支不容忽視的力量。一個畫家在他成長的過程當中,是需要人扶持的。每當看到年輕人渴求的目光之時,就算再忙,我也會抽出一定的時間就我個人的一些經驗和認識,與他們進行交流。只要他們能夠對繪畫藝術有所感悟,我就會覺得很欣慰。

    ▲楊國新先生為《大河美術》題詞

    《大河美術》:作為安徽省的美協主席,根據您的觀察,從大視野來看,安徽美術創作整體上呈現怎樣的面貌?

    楊國新:安徽是一個文化大省,底蘊深厚。自古以來就有新安畫派,以及在老徽派藝術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新徽派,在中國美術史上的位置都愈顯重要??墒前不针m然是一個文化大省,但還不是文化強省。尤其是近幾十年來,安徽美術的發展猶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座談會上講的那樣:有高原,缺高峰。

    其實早在上世紀50 年代,安徽的美術創作就出現了一次“高峰”,代表人物就是國內著名的油畫家、安徽藝術界標桿式的老前輩鮑加先生。當時他的許多作品都在國內外產生了巨大影響,把安徽的美術事業推向了一個高潮。但是如今讓我們倍感慚愧的是,幾十年過去了,為什么我們沒有越過那座高峰。不是說我們能力不夠,因為無論是國畫還是油畫,安徽現在都有一批非常優秀的畫家,但是為什么沒有創作出在國內外產生巨大反響的作品,是需要全省畫家深刻反思和檢討的一個問題。

                                                                                              記者 毛亞珂

    ▲楊國新

    藝術簡歷

    楊國新   1956 年8 月生于阜陽,祖籍山西長治。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油畫學會理事、安徽省文聯副主席、安徽省美術家協會主席、安徽省美協油畫藝委會主任、九三學社安徽省書畫院院長、安徽師范大學兼職教授研究生導師、阜陽師范學院兼職教授、國家一級美術師。


    博美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