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ofqgy"></listing>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 訪談

    嶺南山水的革新者 ——專訪中國美協副主席許欽松

    發表時間:2017-01-03??來源:大河美術 字體: [大] [中] [小]   [關閉]

    12 月4 日下午,“吞吐大荒——許欽松山水畫展”在河南省美術館隆重開幕。許欽松是中國當代山水畫的代表性人物,此次是他的大型個展首次走進中原腹地。

    戴著一副金絲邊框眼鏡的許欽松溫文儒雅,說起話來和藹可親,透著一種南方人的細膩敏察。而他筆下的山水畫卻氣勢磅礴、壯美遼闊、雄健蒼茫,滿含北方的豪邁與曠達。開幕式結束后,在美術館的咖啡廳,許欽松先生于百忙之中接受了我們的專訪。

    《嶺云帶雨》215cm×628cm 中國畫2007年

    北上辦展 尋根中原

    《大河美術》:許主席,此次在河南省美術館舉辦的“吞吐大荒——許欽松山水畫展”是繼北京、廣州以及上海中華藝術宮之后的第四站,請問您選擇在河南辦展是出于什么樣的考慮?

    許欽松:與此前其他巡展城市相比,河南站是我的尋根之旅。河南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有著非常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身為潮汕人,我們從小就聽祖輩常說祖先來自中原,我們許氏族譜往上一直可以追溯到河南,并且明確記載有許攸、許慎這些歷史名人。潮汕文化的根在中原,我本人也常常到河南寫生獲取靈感。這邊的山山水水非常適合我,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夠多來。此次展出我近10 年來的作品也是來向河南匯報、學習?;浽ッ佬g血緣深厚,展覽期間還會舉辦河南廣東兩省美協主席團交流會,旨在尋求兩地對話、碰撞和融合。

    《大河美術》:您是版畫專業出身,早在青年時代,就以黑白木刻版畫《個個都是鐵肩膀》崛起于畫壇并不斷推出佳作和獲取獎項,成為聞名遐邇的版畫家。從版畫到如今的中國畫,是出于對水墨怎樣的一種情結?

    許欽松:其實兩個專業我一直都沒有停,兩個畫種并列地在行走。中國畫之于我有一種初戀情懷,我在國外舉辦的第一個個展是我的國畫展。上世紀90 年代,我的國畫作品還在蘇富比、佳士得的拍賣會上創下良好的紀錄。所以只能說是我的版畫作品影響力一度掩蓋了我的國畫創作才能。而越走到一定的年紀,就越強烈地想去畫中國畫,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初戀情懷。另外,從藝術發展的角度來看,加強不同畫種之間的界別融合也是一種趨勢。因此,在我的山水畫創作中就融合了版畫元素,使作品中的山石結構具有刀刻一般的力度感和體積感。

    追隨時代 立足創新

    《大河美術》:您生于嶺南,深受嶺南藝術浸潤,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您覺得您畫中的嶺南特色在哪里?又是如何看待“嶺南山水的革新者”這個稱謂呢?

    許欽松:嶺南是我成長的地方,在我的家鄉嶺東,我最早是受海派的影響,后來到廣州美院學習,之后在廣東畫院關山月先生身邊好多年。所以我受周邊濃郁的文化氛圍和嶺南畫派在廣東的影響、滋潤與培養多年。然而到了我們這一代,面臨著一個問題,假如我們只是安分守己地把老一輩的東西繼承下來,非常保守地守住嶺南畫派固有的藝術風格樣式,或是固有成果,躺在前人的功勞本上,這是不行的。我們現在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一切的變革創新都是我們面臨的任務,在剛結束的文代會上習總書記提出一個詞叫創新創造,創作要跟當代精神相結合,要與當代的審美相結合,要能夠凝聚中國力量,體現中國精神中國氣派。因此,在固有的嶺南畫派基礎上我們要尋求創新。作為山水畫家,我的創新體現在作品的厚重中又有嶺南的靈動,在此基礎上探索自己大山水的風貌格局。

    《大河美術》:您的作品既有南方的靈動,又有北方的厚重,那么您是如何在厚重與靈動之間找到平衡的?

    許欽松:現在的理論家們說我的畫是南北交融,既有南方的靈動滋潤,又有北方的雄渾壯美。實際上,北方的厚重與南方的靈動是一對矛盾,如何把這一對矛盾統一起來,這在藝術語言的探索上面難度很大。因為不管技法多么用盡,一厚重就很容易刻板,而靈動又很容易跟單薄掛上鉤。所以作品既要渾厚又要空靈,是這么多年我在學術上重點探索的一個藝術難題,不過就目前取得的成果來看,已經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變幻浮動的云霧能讓堅實沉穩的大岳崇山變得生氣靈動,所以我在表現山的體量上就往厚重上靠,借助煙云的縹緲,將南方的靈動氣息穿插在厚重的山體里面,形成一種對比,達到一種廣闊視野的全景式的山水呈現。

    《高原甘雨》184cm×147cm 2009 年

    孜孜不倦 甘于奉獻

    《大河美術》:作為當代嶺南畫壇富有代表性和探索性的人物,您如何看待藝術界和學界對嶺南畫派的質疑?

    許欽松:在對嶺南畫派不了解的情況下,可能會產生一種誤讀,比如只認為嶺南的美術就是甜俗的代名詞。我們之前辦過關山月誕辰百年展和黎雄才的“百年雄才”展,還有賴少其先生在中國美術館的展出,看到他們早期的作品和寫生,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大師的作品都是非常厚重的,而且有革新精神。 當然不排除一些畫家畫著畫著就變成了另外一種甜俗的東西,但整個嶺南畫派的主脈跟它主要的呈現還是相當好的,特別是民國初期辛亥革命時期,中國畫走到窮途末路了無生機的狀態下,嶺南畫派的作用很大,它讓中國畫找到了一個發展途徑,促使了其從沒落走向興盛的華麗轉身,特別是融合古今、折中中西、關注現實、注重寫生這四大理論體系,很早就在新文化運動時期提出來,繼而逐步影響了整個一百年的中國美術的歷史進程,甚至影響到別的畫種?,F在很多人才開始關注寫生,但這種思想其實起源于嶺南畫派。所以現在隨著我們理論研究的深入和理論的梳理,這種誤讀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改變。

    《大河美術》:我們知道您剛剛卸任廣東省美協主席,在離任感言中,您直言“在擔任廣東省美協主席的這11年來,絲毫不敢懈怠,怕辜負大家”,那么這個11 年對您來說意味著什么?有什么特殊意義嗎?

    許欽松:我不敢對我的工作提出很高的評價,因為評價是由每個會員去評價,由社會去評價的,但正如我在離任感言中所說,現在回頭看,我已經完成諾言,甚至超出了預期達到了目標。這11 年確實是我人生最精彩的階段,最精彩并是不因為我當上廣東省美協主席,而是能為大家做些事情??梢哉f,這11 年成就了我的人生,映照了我的個人價值,是我的眼界得以充分拓展的時期,是我走的地方最多、看的地方最多、交往的人最多的時期,同時也是我的畫作有突破性發展的時期。當然,更是我最累、壓力最大的時期。真可謂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當你面對困難,通過不懈努力得到了解決,那個辛酸歷程會隨著時間流逝留下美好記憶,而這對于我的人生來說即是彌足珍貴的。

    作者簡介

    許欽松   1952 年生,廣東澄海人。國家一級美術師,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F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廣東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廣東畫院院長、全國政協書畫室副主任,中國文聯全委會委員、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國家畫院院務委員、中國畫學會顧問、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館員、廣州美術學院客座教授、廣州大學美術學院名譽院長,廣東中國畫學會名譽會長。


    博美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