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ofqgy"></listing>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 收藏

    碧青如洗——一件洪武龍泉窯臥足盞入藏記

    發表時間:??來源:大河美術 馮瑋瑜 字體: [大] [中] [小]   [關閉]

    中國嘉德陶瓷部經理張迪(右)和馮瑋瑜(左)合影

    馮瑋瑜     收藏家,中華傳統文化國際行組委會秘書長、廣州市當代藝術研究院理事長。

    2016 年5 月,馮瑋瑜與中國嘉德共同主辦“皇家氣象——明清御窯黃釉器特展”,這是中國大陸私人藏家首次以序列化、系統化收藏和展出明清御窯黃釉瓷器,所收朝代基本接近完整,具有引領和示范作用。展品來源清晰,流傳有序,精、真、美、雅俱全,為民間古瓷收藏帶來一道靚麗色彩。

    據《大明會典·卷一百九十四》“陶器”條記載:“洪武二十六年定,凡燒造供用器皿等物,須要定奪制樣,計算人工物料。如遇數多,起取人匠赴京,置窯興工,或數少,行移饒、處等府燒造?!?

    此文獻揭示,洪武年間,饒州府景德鎮窯和處州府龍泉窯兩處俱為宮廷燒造御瓷。依據當時燒造規定,瓷器的造型和紋式必須由內府統一“定奪制樣”再下發燒造,因此兩處窯場在同類器皿中有著相當一致的紋樣,此為眾多傳世實物所證實,只是龍泉窯的裝飾技法單一,僅以釉下剔刻成圖,不同于景德鎮御器廠的多種裝飾技法。此類龍泉器皿與明初景德鎮官窯產品性質相同,地位一樣,均是明初內府督造的重要器皿。因此在明初御瓷燒造活動中,處州龍泉窯與景德鎮御器廠彼此關系非常密切,共同譜寫朱明皇朝初期御瓷的輝煌篇章。

    明洪武  處州龍泉臥足盞

    2006 年9 月至2007 年1 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龍泉青瓷博物館聯合對浙江省龍泉縣小梅鎮大窯村楓洞巖窯址進行考古發掘,出土了一批洪武至永樂年間龍泉瓷器,部分器物刻有五爪龍紋或“官”字款,這就明確了器物的性質,對歷史文獻中關于處州燒造宮廷用瓷的記載,提供了實物證據。

    行業內“龍泉官”(即龍泉官窯)的說法就是因此而起的,意思是龍泉窯在明初也燒制過供皇家使用的瓷器,這部分瓷器也屬官窯,所以叫做“龍泉官窯”。特別是喜歡龍泉窯器的朋友,對龍泉窯被約定俗成是民窯而特別的憤憤不平,因為明初就有官窯的歷史,而且現在故宮舊藏里,也有很多龍泉窯器物。臺灣故宮博物院曾舉辦過“碧綠——明代龍泉青瓷”展覽,專門展示臺北故宮所藏的龍泉窯瓷,展品里有不少洪武或明初的龍泉瓷器,并出版有《碧綠——明代龍泉青瓷》一書。

    洪武年間的龍泉御用瓷器,青釉泛綠,釉色勻凈,裝飾技法嫻熟,題材豐富多樣,紋飾密而不亂,顯得規矩工整,具有很高的藝術成就。

    龍泉古屬浙江處州,窯業久負盛名,鼎盛于南宋,薪火相傳,連綿不斷,至明初之際,龍泉窯更得宮廷賞識,成為與景德鎮御器廠并立的貢御窯場,從而獲得空前的發展,龍泉窯也因此迎來了它的又一次發展高峰,并成就其歷史上最后的輝煌。

    明洪武  處州龍泉臥足盞

    2014 年11 月20 日,中國嘉德拍賣有限公司的秋季拍賣會舉辦了一場“杯中趣——瓷杯集珍”的專題拍賣,集宋、元、明、清的各式小杯盞共77 件作為一個專題上拍,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專題,各式小杯涵蓋多個窯口,時間跨越千年,器形紋飾多樣,選題角度新穎,吸引了眾多藏家。

    這組專題拍品讓人目不暇給,里面的一件編號為3031 的“明洪武處州龍泉窯臥足盞”引起了我的關注,那碧青的釉色如一泓綠水,溫潤靜謐,沁人心脾。而臥足制式,敦實厚重,凸顯器形古拙,氣息高古。捧之在手,則古之幽思,油然而生。

    中國嘉德瓷器部的張迪經理陪著我看預展,見我對此盞流露的喜愛之情,就介紹說此盞是從日本回流的舊藏,連包裝也是日本原裝:一個精致的小木盒,里面還有特制的與小盞釉色類似的青色小錦囊包裹著,囊口沿一圈活動拉繩來松緊錦囊。如此精致的包裝,可知上一任藏家日本主人用心周到,是何等的珍重此盞!

    日本人與中國人的欣賞習慣有所不同,對龍泉窯瓷器非常鐘愛,龍泉青瓷是日本茶道的首選,用龍泉青瓷能提高茶道檔次,此臥足盞拿起來手感特別好,尺寸上用來喝茶正合適。

    我查看了底價,以普通的龍泉窯小杯盞來說,一件直徑只有8.5 厘米的小杯盞,這個拍賣估價應是高于市場價的,想來此盞是從日本回流的老器物,寄托著原主人的厚愛,自然委拍的價錢不會太低。但如果是洪武官窯器,那此盞市場價可要重新定位了,不是這個拍賣估價了……

    明洪武  處州龍泉臥足盞

    我幾番上手,仔細甄別,根據器形、胎釉、刻花工藝,并對照相關資料,可以確定嘉德圖錄所標明的“洪武”斷代是正確的,特別是此盞口沿的間斷回紋刻畫方式,具有洪武御瓷的典型特征。綜合判斷,此臥足盞確是洪武年間的龍泉官窯。

    在2014 年,龍泉窯瓷器不像現在,關注的人不太多,藏家的目光仍集中在景德鎮明清官窯上,龍泉窯瓷器像其他老窯口一樣(包括這一、二年大放異彩的建盞),市場不溫不火的,沒有形成一個熱烙的老窯板塊。在這時候不追逐潮流,這需要有堅毅的定力、精準的目光和過人膽量。

    這件明初的龍泉窯小盞,拍賣時我竟以底價競得——這真出乎我意料。

    明初同時期制式的景德鎮官窯器,價錢起碼在這個底價的倍數之上,因為眾人比較關注景德鎮產的官窯,而對同時期的龍泉官窯缺乏深入研究,“養在深閨人未識”,眾人一時遺珍,這就成全了我。還沒等本場拍完,坐在委托席上的張迪馬上就發短信向我祝賀了。畢竟還有同道中人,高山流水,知音尚在。

    收藏要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審美、自己的判斷,往往還要有前瞻性來選擇自己喜歡的器物。

    此臥足盞胎體厚重,唇口,淺腹,臥足,器底內凹,底承圈足,中間一周澀胎無釉,露火石紅,通體施青釉,釉層肥厚滋潤,釉色青綠純美,光亮勻凈。造型敦實端莊,厚胎厚釉,氣息古拙渾厚。內、外口沿均飾間斷的回紋一周,里底剔刻花卉紋,刻工嫻熟,刀法流暢,紋樣清晰,質感強烈。

    此臥足盞釉質厚腴溫潤,青釉泛綠,品質上乘,氣度嚴謹,當屬洪武處州龍泉官窯之精品。

    捧盞凝視,釉色青翠,真是“秀氣藹晴嵐,翠光凝綠水”,令人心曠神怡,寧靜致遠。如此賞心悅目,真玉堂佳器也。

    洪武龍泉官窯每每多見大器,粗獷有余,精致不足,似這等盈盈可握的小盞,較為少見,特別是如此精致,里外釉色通透,保持十分完美,鳳毛麟角而已。

    宋瓷的美學追求意境,龍泉青瓷之美,是“如蔚藍落日之天,遠山含翠;湛碧平湖之水,淺草初春”,它契合了中國文人對美的追求:含蓄、內斂、優雅、深沉,它靜默成景,卻又意境深遠。

    今人追求效率與速度,處處競爭,追逐名利,與古人的生活有天壤之別,但奮斗之余,我們捫心自問:人生的意義是什么呢?名和利真的是我們人生的全部嗎?

    投筆從戎,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固然英雄豪杰,惜一將功成萬骨枯。

    人各有志,小女子春花秋月,悠然見南山,自得其樂,未見得就是浪費人生。

    遠山如黛,草木籠翠,春色如許,青青一盞,怎不教人眷戀如斯?


    博美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