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sting id="ofqgy"></listing>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 史話

    徐霞客丹江買舟過淅川

    發表時間:??來源:大河美術 何頻 字體: [大] [中] [小]   [關閉]

    訪過龍門石窟,徐霞客離開洛陽一路朝西,向西岳華山進發。五天之后,他來到華山腳下,抬頭望著高聳的山峰,一色堆疊著無比奇特的白堊色巖石,仿佛大山裸露的骨頭直插云霄。一邊是晉陜黃河大峽谷,河水由北向南咆哮而來。

    洋洋灑灑,總計六十萬言的《徐霞客游記》,大致分前后兩個部分,——崇禎九年(1636)他51歲之前,共17 篇日記5 萬余字,專記名勝名山之游,忽略了路途所遇。從洛陽到潼關這一路,他應當是相繼穿越兩個函谷關才進入關中地區,即漢函谷關和秦函谷關。

    位于靈寶境內的秦函谷關,因老子著經和雞鳴狗盜的典故而天下聞名。漢函谷關,則在離洛陽不遠的新安縣城。因為“樓船將軍楊仆,數有大功,恥為關外人。上書乞東關,以家財給其用度,乃徙于新安”,經過漢武帝的批準,漢關東遷到洛陽附近。近年“絲綢之路申遺”,位于新安的漢函谷關,因系民國年間豫西聞人張鈁復建之物得以保護,遠看像個兀立的蒙古包,下面是城門通道,上面設有四邊瞭望哨崗,連同附近的文物發掘現場和澗河水流,此地風景不惡。一邊是隴海鐵路飛馳不斷的火車,一邊是國道上擁擠不動的載重卡車,時光車影與水波漣漪互動交織。

    二月的最后一天,徐霞客進了潼關,直奔華山住在西岳廟。三月初一拜過岳廟,即請導游帶路上山,青柯坪、蒼龍嶺、玉女峰,他一連在山上住了兩夜,第三天才下山來。華山之游,前后山都走遍了,徐霞客沒有特別記錄。蒼龍嶺上的鯽魚背,凌空開鑿梯形小道,三百五十余級石階,兩邊是懸崖峭壁。據前人李肇《國史補》記述,大文豪韓愈和同行的朋友被困于蒼龍嶺上,進退不得,他們擔心下不來了,便給家小寫遺書投山崖下,害怕而放聲大哭。然而,經過石刻“韓愈投書處”等,徐霞客沒有類似的記錄。他上下都經過山門前的華岳廟,下山之后,沒有選擇西行去古城西安,也沒走回頭路,而是朝西南方向深入秦嶺,經過泓嶺、少華山,經洛南、楊氏城而入商州地界,初七這天,抵達丹鳳縣城龍駒寨。

    此地乃“關中四關”之武關所在,豫鄂陜三省交界,是古都長安出東南通往南方的咽喉。武關道,以昔日劉邦抄此近道先至關中而聞名。而丹江在崇山峻嶺中和陸路交錯并行,龍駒寨、白浪街、荊紫關,河道急流,貫通陜南豫西,龍駒寨的明王宮,荊紫關的平浪宮,都是著名的水旱碼頭。今日商州以作家賈平凹為榮為自豪,丹鳳棣花鎮,是賈氏故里所在,古代為驛站,現在也是熱鬧的旅游景點。大山夾道里,約摸一箭之地,南山這邊是滬陜高速公路,北山這邊是寧西鐵路,汽車火車交馳經過。賈家在高臺上,四合院老宅帶著一個醒目又別致的垂花門和影壁墻,上房有祖宗牌位兼書畫藝術館,東廂房是文學資料館,西屋住人還兼著賣書賣工藝品。

    賈平凹不僅文學文字好,書畫也特別吃香,但是,因為是在老家祖屋里懸掛,故而書法作品內容嚴肅者居多。越認真書寫,用力書寫,筆道肉而粗,近乎“ 墨豬”,卻不瀟灑了。另外,與古來看相的書說法不符,賈平凹的面相不似母親,與他的父親特別像,兩人近乎于活脫。資料館當屋有賈平凹的紙像真人大小,手持真毛筆,如椽大筆一支,游人可以和他一起留影。我覺得這合影頗滑稽,便隔著玻璃櫥,接連拍了六七個版本《廢都》的書影。雖然《秦腔》獲得茅盾文學獎,其實《廢都》才使他名噪天下。原本我還想趁機買一本賈平凹的書做紀念,但仔細看看,覺得那些書的紀念簽名,只是作家手跡的高仿。算了!而縣城龍駒寨老街和花戲樓前邊,正好是夏季漂流的船碼頭,龍駒寨——武關——金絲峽接力漂流,還有昔日徐霞客在此買舟東去的意味。

    三月初七,徐霞客來到丹鳳縣城龍駒寨,寨為當年大碼頭,“東去武關九十里,西向商州,即陜省間道,馬騾商貨,不讓潼關道中。溪下板船,可勝五石舟。水至商州西至此,經武關之南,歷胡村,至小江口入漢者也?!?

    唐德宗明令,從上都至汴州為大路驛,從上都至荊南為次路驛。次路驛即商於古道、武關道。商洛山區,秦嶺南麓向東和伏牛山區渾然一體,這也是一條詩人之路,李白、白居易、王維和韓愈留此故事不少。又是韓愈,他因批評皇帝佞佛而被趕出首都,貶為潮州刺史,拖家帶口,出長安走武關道赴粵東,途中吟出“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的詩句。還有《武關西逢配流吐蕃》:“嗟爾戎人莫慘然,湖南地近保生全。我今罪重無歸望,直去長安路八千?!北^透頂了,全然沒有“文起八代之衰”的一丁點氣派。

    從龍駒寨上船,徐霞客趁的是販鹽之船。三月桃花水大,猛雨與大浪撲面而來,遇雨停船,水路又是三天。三月初十,人在船上已是第三天了,行船中忽然有“大浪撲入舟中,傾囊倒篋,無不沾濡。二十里,過百姓灘……出蜀西樓,山峽少開,已入南陽淅川境,為秦豫界。三十里,過胡村。四十里,抵石廟灣,登涯投店。東南去均州,上太和,蓋一百三十里云?!毙煜伎驼娲蠼?,入湖北境直奔武當山(太和山)而去。

    徐霞客是在三省交界處鄖縣一側下的船。他提到石廟灣,卻沒有荊紫關。徐霞客經過荊紫關沒有?今天的荊紫關,雞鳴三省還是,但丹江水枯,河道不顯。從河南這廂過橋,那邊是湖北陜西的兩個白浪鎮,三省說話三個口音。腳踏三省處有店鋪、客棧和碑亭各一,墻上刻著賈平凹的散文《白浪街》,但我沒有細看,不知道其中提到徐霞客沒有。


    博美彩票开户